德國明斯特大學C. M. Gärtner 教授宗教社會學演講

 

 

 

 

 

 

 

 

 

 

 

 

 

 

 

 

 

 

 

 

 

 

 

 

 

 

 

 

 

 

 

 

 

 

由本會理事長石計生教授主持,在東吳大學社會系D813勉齋研討室,今天來自德國明斯特大學(Westfälische Wilhelms-Universität Münster)的C. M. Gärtner 教授的演講充分展現社會學研究大家風範:聚焦現代性、世俗化和宗教性關連,她一方面引經據典,從古典的韋伯談到當代Oevermann的宗教社會學理論,諸多競逐典範的分析;另一方面,她引用過去一百年德國的統計資料,製作實證經驗圖表佐證她的理論假設:當代德國宗教社會處於結構世俗化和結構多元化的雙重水平線上。她對年青人的個案訪談也證明這點。
Gärtner教授的研究精彩地證明區分理論和經驗研究是一種社會學界普遍的謬誤。一個真正的學者應該能夠用實證資料佐證理論探究,而抽象的理論探討必須能導引出對經驗世界的深刻反省甚至通過它反過來創造新理論。
東吳大學社會系新進的范綱華副教授針對Oevermann的確證結構模型(Structural model of probation)提問其進一步的意義。Gärtner 教授說明:當代各種新興宗教泛濫,但在知道此生有限的前提下,人會參與宗教團體是他相信了什麼,願意在其中分享,更重要的是必須有所證明,有所確證,證明自己的信仰是對的,在結構中相互取暖。Gärtner 教授説她來台灣很想順便了解台灣是否有這樣的例子?
石教授説,有。其實最近傳媒報導很多的新興宗教「妙禪」現象就是最好的例子。probation,驗證信仰的正確性最有效的就是miracle 、相信教主能奇蹟似地從死神手活過來,說是佛陀降臨,信眾間不斷流傳引用成為封閉團體。和傳統禪宗的清修持戒不同,這類受現代化、世俗化作用的新興宗教,其教主擁抱金錢、千萬名車供養視為理所當然,受到現實嚴厲批判,成為政治法律和宗教神蹟的結構裂縫,末世道德式微代表。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系黃聖哲教授是研究Oevermann的專家,針對確證結構模型的「確證」(probation)二字的意涵他認為,裡面有辯證邏輯作為一種內在動力,Gärtner 教授用英文的回答並沒有說的很清楚,可以參考他去年發表在台灣社會學刊的論文。
這些討論引發的更深刻問題,石教授提出杜斯妥也夫斯基在《卡拉瑪助夫兄弟們》的「大宗教裁判官」章節提出的問題,關於信仰,人們相信的是神蹟還是信仰本身?是國家政治的裁判還是創造神蹟的現代彌賽亞主宰人的未來?這些問題正顯示宗教性、現代性和世俗化的持續糾葛。而在廣場施展復活神蹟救人被認為是耶穌再臨的那人,被裁判官關到監獄裡嚴厲審判,說明了這問題的某種答案。
Gärtner 教授的結構詮釋學思路,深具解釋威力,當然也有見林不見樹的弱點。她的分析主要是基於德國的主流宗教: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歷史變遷。但是,我感到興趣的卻是在今日只佔0.0幾的佛教徒在德國的活動狀況。今天時間有限,之後再用電子郵件好好討論。今天這個會謝謝黃聖哲教授引薦Gärtner伉儷到訪,也吸引了台師大研究生和中研院博士後來聽講。好的演講永遠啓發各地年青心靈,反而東吳學生來得少,惜哉!

Posted by 石 計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